麻豆传媒很很射很很撸

   “你们在吃什么?”

   吕柳伊遵照周兴云的指示,在江湖协会吃午饭的时间点,走到天下会女弟子聚集的地方。

   确凿的说,是江湖各派年轻女弟子聚集用餐的地方……

   鉴于男女有别,江湖协会的年轻弟子,在用餐的时候,基本都会男女分开来。

   男生聚在一伙,女生聚在一伙。

   “明知故问。”一名天下会的女子,冷言冷语的回道。

   江湖协会的年轻武者,每天中午吃的东西都一样,就是一块干巴巴的麦饼。

   晚餐稍微好一点,除了麦饼以外,还能分到点熏肉干。

   吕柳伊特地过来问她们吃什么,无非是想借此炫耀,以及嘲讽她们。

   所以,天下会的女子话音刚落,马上就有另一名女子,语气不善的说道:“一个向权贵谗言媚身的肮脏娼女,请你离我们远点,别污了大家的双眼。”

   “我没记错的话,你是灵山派的胡师姐吧。”吕柳伊不以为意的笑道:“我找各位师姐师妹,不是炫耀,更不是来嘲笑大家。”

   “猫哭耗子假慈悲,瞧你这身衣裳和装扮,不就是暗示我们,你吕柳伊攀上了镇北骑元帅大人,终于出人头地,飞上枝头变凤凰是吧。”

   娇小玲珑美女清晨浅笑甜美清纯写真

   “胡师姐此言差矣,武林盟和江湖协会,同为正道人士,彼此之间是友非敌,盟主大人对江湖协会并没有恶意。我们之间应该友好相处,而非分庭抵抗。只有这样做,才能团结一致,消灭蟠龙众邪道。各位师姐师妹难道不觉得吗?”

   “不觉得!如果武林盟与我们是友非敌,他们为何一而再再而三与我们作对。”

   “作对?何以见得?”吕柳伊不由反问道:“大家不妨仔细想想,武林盟何曾主动招惹江湖协会?以往不都是江湖协会的少盟主,带我们去妨碍武林盟干活吗?”

   “…………”

   不得不说,吕柳伊的反问,让许多人意识到,武林盟似乎还真的不曾找过江湖协会麻烦。

   不过,听完吕柳伊的发言,依旧有人不依不饶的反驳:“如果武林盟是友非敌,他们为何不愿资助江湖协会抗击蟠龙众。”

   “胡姐姐,能给我二十两银子花花吗?”

   “凭什么!”

   “对啊,就是这样。我与你虽然有些交情,但你凭什么因为我一句话,就给我二十两银子?武林盟和江湖协会也一样。更何况……”吕柳伊忽地面露惶恐:“武林盟的周盟主,是堂堂北境王,江湖协会的尊长们看到他,都要向他磕头请安。那天元帅大人来天龙庄做客,裘少盟主他们是什么态度?他们非但不以礼相待,甚至要我们刻意为难侯爷……那是对朝廷命宫的大不敬!说句难听点的,侯爷怪罪下来,我们是要杀头的!”

   “…………”江湖协会的姑娘们,或多或少都已经意识到,那天裘志平等人怂恿大家给周兴云下马威,是一种非常危险的举措。

   周兴云是

   当今皇帝的姐夫,身份仅次于当今皇上,是一等王侯、亲王级的存在。

   有道是,皇帝是天下之君的称号,王是一国君主的称号。

   如今中原有三王,镇南王、西郡王、北境王,他们三分天下各执一方,辅助皇帝统领江山……

   江湖协会的年轻武者,竟然联手去‘欺负’刚刚打胜战归来的北境王。

   现在仔细的回想,大家不禁捏了一把冷汗,她们真是心眼瞎了,才会受江南七少和裘志平的蛊惑,去给周兴云下马威。

   吕柳伊瞧在座的姑娘,都面露愁容,不由加把劲说道:“然而,裘少盟主完全不看侯爷的脸色,甚至还强人所难,要求他给钱。现在我想想都觉得后怕!俗话说得好,民不与官斗,如果侯爷脾气来了,我们统统都在责难逃!”

   “你是什么意思?侯爷难道要你来怪罪我们?”灵山派的胡师姐心虚了。

   “不,侯爷的脾气很好,他根本没有责怪我们的意思。而且,我刚才试探性的问了问侯爷,能不能让你们,也来参加庆功宴。侯爷想都不想就答应了!侯爷还对我说,江湖协会乃正道组织,武林盟非常欢迎你们,只是,裘少盟主和江南七少的待客之道,实在令他很不愉快,所以他才下令,让武林盟不再协助江湖协会。”

   “我也觉得裘少盟主他们太失礼了!周盟主可是侯爷喔!那天他们非但不友好接待,甚至还故意刁难他!”

   “对,我也这么认为。”薛冰心冷不丁的补充一句:“侯爷本是令狐庄主邀请来的客人,不料七少他们冷嘲热讽,把侯爷惹恼了。若不是吕姑娘察觉利害,放下尊严叩见侯爷,我们都会成为对王族不敬的罪人。”

   “柳伊……对、对不起。前几天我们都没有意识到问题那么严重,事后还对你……”

   “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。侯爷允许我请大家参加庆功宴,各位师姐妹赏脸不赏脸?”

   江湖协会的姑娘们,早就心思思,想参加镇北骑的庆功宴,只是碍于武林盟和江湖协会的关系不和睦,她们装作不屑一顾。

   但是,吕柳伊刚才却说道,武林盟并不是江湖协会的敌人,也没有与江湖协会为敌的意思。

   武林盟打从一开始,甚至无条件的协助江湖协会,帮大家处理后勤杂务。后来是因为裘志平等人对周兴云无礼,武林盟才决意袖手旁观。

   吕柳伊语重心长的反问大家,武林盟勤勤恳恳的帮江湖协会干杂活,结果裘志平等人,连一声‘谢谢’都不肯说。

   不、不仅仅是没有道谢,他们还存心为难武林盟的盟主,换做你是周兴云,你还会继续派人帮助江湖协会吗?

   总而言之、言而总之,都怪裘志平和江南七少等人不懂事,若不是他们嫉妒周兴云年少有成,处处与周兴云对着干,武林盟和江湖协会的关系,便不至于闹得那么僵。

   毕竟,武林盟和江湖协会都是正道组织,大家没有敌对的理由,有的、就是私人恩怨。

   吕柳伊说的很有道理,江湖协会的姑娘们,

   基本上都认同了她。

   于是乎,在吕柳伊的邀请下,江湖协会的姑娘们,便放下手中干巴巴的麦饼,群芳而起参加宴会。

   秦寿、李小帆一众玉树择芳的牲口,目睹江湖协会的姑娘们进场,无不激动的全身发抖。

   这对他们而言,真乃可遇不可求的天赐良机……

   接下来,不等周兴云发号施令,玉树择芳的牲口们,便行动起来,屁颠屁颠的朝姑娘们涌去。

   “站住!”周兴云猛然大喝,这群牲口太猴急,如此贸然的涌上去,肯定会遭人嫌弃。

   “云哥!最好的姑娘都被你占关了!难道连她们,你也不肯放过吗!”

   李小帆愤怒不已,炎姬军一众美女,不知被周兴云灌了什么**汤,个个都对他忠心耿耿且死心塌地,甭管他们如何献殷勤,少女们都是本着友谊第一的心态和他们交流,害他们欲求而不得,每天都生活在失恋的氛围下。

   现在好不容易遇上一群和周兴云没瓜葛的江湖姑娘,周兴云却要他们站住?他们怎么能站住!万一周兴云心血来潮,不给兄弟们留活路,连姿色平庸的江湖姑娘都不放过,他们岂不是要单身一辈子!

   “不要那么激动!我只是想告诉大家,你们一群人涌上去,会把她们吓跑的!”周兴云苦口婆心的说道:“江湖协会的姑娘们,虽不是万中无一的仙姿玉色,但也算是百里挑一的清秀碧人。没有计划的胡乱行动,你们肯定会悲剧。”

   有一说一,江湖协会的姑娘都挺标致,吕柳伊是校花级的美人,那其她的姑娘,能算是班花级,个别容姿姣好的,甚至达到系花级的水准。

   毕竟,江湖协会的姑娘,均是武林各派挑选出来的年轻代表,是本门少壮派的精英,男的俊、女的俏,武功还非常了得。

   又或者说,正因为她们的武道境界颇高,所以容姿都相对漂亮。

   进修内功真的有助美颜,这不是骗人的,周兴云自己就受益匪浅。

   江湖出道以前,周兴云是个二流武者的时候,他有点儿发福,看似个虎头虎脑的小流氓。现在就好多了,自从武道境界达到绝顶之境,周兴云虽不像轩辕崇武那么俊秀帅气,却蕴含一股狂野硬汉般的男士魅力。

   诚然,上述这些都不是重点,周兴云想告诉秦寿等人的是,江湖协会的姑娘们,乃武林各派筛选出来的本门精英!她们的条件都很好!不仅武功高,而且还很好看!

   玉树择芳的牲口们,不像江南七少和裘志平,大家没有显赫的武林世家做后台,贸贸然的行动,最终只会徒劳而归。

   “云哥有何高招!”秦寿宛如一只苍蝇,不断搓着手,笑看周兴云,恳请云哥指点一二!

   “首先,你们的举止要改改,别搓手,昂首、挺胸、站姿笔直!看我的……”周兴云理了理衣领,看似个高级餐厅的男士服务员,左手放在胸前,右手抵在腰背。

   “然后呢?然后我们该怎么做。”郭恒瞪大双眼扫描周兴云,没想到周兴云终于肯传授大家撩妹技巧。

   fpzw